河南托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:教育软件开发,教育信息咨询等。TOOT SCIENCE 托特科学实验是全球创新操作实验课程领导者和全球儿童 STEM 科学教育领跑者;拥有源自符合美国NSES, NGSS与中国小学科学教育标准的专业课体系,超前的科学教育理念,多样的授课方式, 领先的教学设备和科学的教学环境。
Hot News / 热点新闻
2019 - 05 - 24
点击次数: 142
艺术系的天文爱好者哥白尼,1473年2月19日出生于波兰小城托伦,父亲是以经营铜...
2019 - 05 - 16
点击次数: 156
母亲,这个词总是被给予柔情,但这一次我们要关注的是这一身份拥有的力量。妈妈的力量...
Case / 最新案例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日期: 2019-06-13
浏览次数: 239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中美贸易战波动,华为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。前几日,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全国数家媒体群访,相信两万字的全文大家都已看过,我们也从家庭的角度回顾了任正非教育孩子“坚强、自由飞翔”的育儿观。

 

同样需要关注的,是任正非在群访中数次强调的基础教育的重视。他说:“中国将来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提高教育。”而基础教育中,他尤其强调数学的重要性。

 

根据报道,华为在全球设有26个研究所(其中位于俄罗斯、法国的研究所重点研究数学算法,挖掘基础数学资源),共计拥有700多名在职数学家。这一强大的科研团队,支撑着华为真正的核心科技。

 

作为基础学科,数学在如今乃至未来的世界中,似乎已经是颠覆想象般地重要。要想孩子能够立足未来,数学教育亟待重视。


5G时代开启,数学是钥匙。


“数学是开启一切的工具,大数据流量疏导的基础是数理逻辑算法。长久以来,法国诞生了无数世界一流的数学家,笛卡尔、帕斯卡尔、伽罗瓦、傅立叶……如果没有傅立叶变换,可能就没有现代通信的发展。”华为常务董事徐文伟说。

 

在这次群访中,我们也了解到,目前的5G标准,其实是源于十多年前土耳其教授的一篇数学论文;华为惊艳世界的P30手机照相技术,也是一种数学算法。
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大家今天讲5G标准对人类社会有多么厉害,怎么会想到,5G标准是源于十多年前土耳其Arikan教授的一篇数学论文?Arikan教授发表这篇论文两个月后,被我们发现了,我们就开始以这个论文为中心研究各种专利,一步步研究解体,共投入了数千人。

 

十年时间,我们就把土耳其教授数学论文变成技术和标准。我们的5G基本专利数量占世界27%左右,排第一位。

 

美国总统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曾有句名言:“高科技的本质是数学技术。”纵观历史,我们发现,数学的应用几乎渗透到了每一个领域当中,并推动了时代的发展.”
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18世纪开始,数学便与理论物理学结合,成为相对论、量子力学及基本粒子等领域的基础支撑。20世纪,数学家冯·诺依曼改进计算机的设计理念,对后来数字计算机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众所周知的广义相对论,也是爱因斯坦借助数学家们的理论帮助得以发现。

 

回到如今的华为。其在全世界拥有26个研发能力中心,700多名在职数学家,800多名物理学家,120多名化学家。从1995年开始,华为就不断招聘数学博士,创新性地突破IT技术的瓶颈。因为当今核心的密码学、图像学、数据压缩存储等技术,都与数学密切相关。

 

任正非一直强调数学在华为起了关键作用,未来很多技术和解决方案要通过数学来解决。数学人才成了各大公司抢夺的资源,谷歌、腾讯、百度、阿里都开出高薪吸引数学家的加入。
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任正非更是在此次谈话中表示要和谷歌“抢人”!

 

“对世界各国的优秀大学生,从大二开始,我们就给他们发offer。这些孩子超级聪明,举一个例子,新西伯利亚大学连续六年拿到世界计算机竞赛冠军、亚军,但是所有冠军、亚军都被Google用五、六倍的工资挖走了,从今年开始,我们要开出比Google更高的薪酬挖他们来,在俄罗斯的土地上创新,我们要和Google争夺人才。

 

我们支持科学家的创新,对科学家不要求追求成功,失败也是成功,因为他们把人才培养出来了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有可能源源不断地前进。”


中国人数学这么“扎实”,

为什么最后难出数学家?!
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一直以来,我们都有一个共识:数学是中国学生引以为傲的一门学科。甚至常常有段子吐槽,英美国家的基础数学教育太简单。SAT考试的数学部分,也被默认为中国学生应得的满分项目。但遗憾的是,中国学生提起数学,往往都觉得枯燥,只是为了应付考试。

 

与之相对的,是另一个事实:纵观世界范围内的获得菲尔茨奖的顶端数学家,有很多人在青少年时代曾获国际数学奥赛奖牌;但中国大量的奥赛奖牌获得者,却没有一个获得菲尔茨奖或阿贝尔奖等重量级国际数学大奖。
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更有人说,中国的数学课堂上压根就没有数学!背后的意思是,我们的孩子可能计算能力好,公式定理记得牢,却唯独没有数学思维。

 

“数学思维就是游戏思维,就是穷尽你的想象力去创造一个世界,然后用严谨的论证和逻辑推理去得到一个答案。是一种高度抽象并解决问题的能力。”而这,才是数学真正能赋予孩子更多可能性的东西。

 

TED有一场著名演讲,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数学博士Arthur Benjamin揭示了数学学习的三个根本原因:计算、应用,以及激发灵感。简单来说,我们欠缺就是数学带来的后两者意义。

曾获得数学界“诺贝尔奖”——菲尔兹奖的哈佛大学数学教授丘成桐说:

 

“平面几何的学习是我个人数学生涯的开始。它提供了在中学期间唯一的逻辑训练,是每一个年轻人所必需的知识。……将来无论你是做科学家,是做政治家,还是做一个成功的商人,都需要有系统的逻辑训练,我希望我们中学把这种逻辑训练继续下去。中国科学的发展都与这个有关。”
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1

急于转化的教育,缺乏责任感


这个问题往大了讲,首先是教育的格局问题。


中国科学院院士、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曾说:“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,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;鼓励科学家创办企业,则是把其才华和智慧用到了错误的地方。大学生缺什么?缺少对时代的关切,对国家发展命运的思考,对改变这个社会的责任。”

有一个数据显示,清华大学70%至80%的高考状元都读了经济管理学院,计划毕业后进入金融行业。放眼全国的高校,这都是一个趋势。


大学这个培养通才,往各行各业输送精英的地方,变成了结果导向的快通道。

美国素来推崇的博雅教育,就不以培养急于转化的专才为目标。耶鲁大学就这样要求本科生——任何一个在耶鲁读完四年大学的毕业生,如果他从耶鲁毕业时,变成物理、电脑、化学或者是任何领域的专家,学校都觉得那是一种失败。

关键的是,要培养学生做一个有思辨能力的,更好的世界公民。
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2

缺乏人文的教育,难以接近真理

丘成桐说:

“中国的教育始终离不开科举的阴影,以考试取士,系统化的出题目,学生们对学问的兴趣集中在解题上,科研的精神仍是学徒制,很难看到寻找真理的乐趣。”


事实上,学数学也好,任何一门学科也好,钻研的过程就是寻求真理的过程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文与理本质上是相通的。这就是为什么很多著名的数学家、科学家,往往在文学、哲学、艺术等方面也了解得很透彻。


举个例子:西方哲学和文艺思想中,诞生了对偶的观念,而这一理论,也对近代数学的有着奠基作用。

文艺复兴时期,美术家布鲁涅列斯借鉴数学理论,发明了透视法,从而使得绘画更具空间感、真实感。在科学界,笛卡尔、伽利略、牛顿等,也是透过哲学思想来窥视大自然的运行原理。


古往今来,文学家、数学家,都走在追寻真理的路上。而没有人文装备的科研,永远不会有创意和革新。


3

丢失兴趣的教育,感受不到意义
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再往下推演,不得不谈到孩子们的兴趣问题。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这话不假。然而观察现在的基础数学课堂,也难怪孩子们会觉得枯燥、无意义。

 

拥有英国金融和计算机双硕士学位的张释文,曾经是中国体制内的一名数学“学渣”。他回望自己的学生生涯时,说道:“我们数学最大的问题,我们每个人都‘隐约’记得一些公式和定义,但清晰记得我们对它们的‘憎恨’!”

 

很多人曾诟病,欧美小学数学教得浅,教得慢。但身居美国的朋友给我发来一道小学数学题,着实让我惊艳了一把。

 

说是题目,对小学的孩子来说,几乎可以算是一个小project了。题干大致是这样的:你的生日快到了,快邀请小伙伴来好好规划一下家中的生日派对!爸爸妈妈准备给你500美元,最多邀请11个小伙伴,时间控制在3小时以内。

 

老师还会提供计划菜单(Menu Planner)和计划娱乐表(Entertainment Planner)来安排食物和玩乐项目。在做预算、策划活动的过程中,孩子们以一种如此有趣的形式,切实体会了一把数学在生活中的应用!

这种成就感与参与感,也让孩子们早早就感受到了数学的魅力。更重要的,也恰恰是我们的课堂里欠缺的,是这道题背后所授予学生的解决问题的能力。回到上文所说,即是数学思维能力。


TOOT看点 | 任正非:“中国要和美国竞赛,唯有重视数学!”


数学,其实是一种文化。和我们传统意义上对数学知识的理解不同,数学这门文化有着更为丰富和深邃的内涵,是一种真理的探索精神,以及看待事物的哲学思考。


任正非此次群访,让我们跳脱出“中国孩子数学好”的认知局限,再次正视这个问题。其实,我们的孩子在数学学习上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这段路也是必要的,是立足于未来世界所必备的基本素质,对孩子的一生都有着重大影响。


所以从现在开始,早早握住这把钥匙,就是提前把握住更多机会与可能。


* 本文配图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参考资料:丘成桐哈佛大学讲座,原刊于《光明日报》;丘成桐北大附中演讲;施一公《清华百分之七八十的高考状元去哪儿了?》;知乎@老杨叔聊志愿填报《为什么华为要招聘数学博士?》。


 
联系我们 Contact Us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东园四区13号楼
电话:400-101-6657

微信公众号

官方微博

Copyright ©2005 - 2019 北京托特赛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   
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